2017年5月27日 星期六

【旅】緣起

最近開始試著記下過去的中南美時光。人生幾次的長時間離家,先是到巴拿馬當了一年志工,沒多久又到多明尼加教了一年中文。中間趁著假期時去了幾趟南美,最驚險的一次要算是進委內瑞拉被遊擊隊狂攔的陸路之旅;最深刻的一段則是一個人到南美三國自助旅行45天的經歷。

在那個膽子比實力大、荷包比腦袋小的生嫰歲月裡,什麼旅行規劃、預訂行程都不在我的世界裡。往往是定好了時間,甚至只要搶到超便宜機票,就是背包一卡加幾張旅行書裡印下來的城市地圖,就迫不及待地往外衝了。

比如在委內瑞拉時,我仗著有經驗老道的旅伴同行,什麼功課都沒做就出發,結果先是在路上換匯時被揩走了錢,又差點卡在邊境動彈不得。又或是一個人在南美流浪的時候,差點在路上被拐到另一家便宜旅館,或在路上被真正的流浪漢尾隨。

當然,旅行也不是全部都這麼糟,而且好事總會在你需要的時候發生。像是不知道怎麼搭車時,總能找到善心人士帶路甚至陪搭一段;東西在旅館失竊後,同旅館的陌生朋友全動起來幫你翻天覆地地把物品找回來。

還有更多更多的片段,包含在火車頂上搧七小時冷風看鐵路風景、爬兩小時階梯山路爬到鐵腿、被客運丟包只好搭黃包車沿路玩回城裡、逃難似地穿越惡名昭彰的秘魯邊界......。每次回想起這些記憶,心情都還會因此而開心或低落。一直心心念念著再見的拉美風光,也從來沒有在腦海裡消失過。只是現在,這裡有我認為更重要的事必須做,因此也只能在偷閒時看看照片回味一下。

有人說,兩年多的日子不算長。不過,我的這兩年卻是徹底翻轉了我自己。除了讓我見識到完全不同的文化與價值觀、感受到有別於主流世俗的生活方式,最大的收獲應該是解開了自己性格上的邊界。

從必須當一個認真讀書不違抗師令的學生、必須肩負手足與同輩領頭的老大、必須跟上社會隱然卻顯而易見的成為大人的道路,到一個規則無用、框框消失,天氣與心情決定一切的世界;其中的訝異驚慌與隨之而來的感激,大概沒有多少個誰能夠真正理解。

因為存在著這樣的心理歷程,這兩年的記憶讓我特別珍視。而且無論好壞,如今都一併收藏成了這一趟獨一無二的寶物。對我而言,這系列的每篇文章都是某種成長或啟示;寫下來只為給自己做個紀念,也作為往後記憶鬆動時的資料調閱庫。然而,如果它們幸運地也給你起到了一點作用,那就值回票價了。

Bani, Dominican R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