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3日 星期三

【IFOLICE-1】Davis、研討會與bnb小感

Trip scenes@CA, 2015
硬是在多到滿出來的日程裡塞進了年初不小心投上的研討會行程。當時指導教授給了我兩個選擇,我選了一個到出發前還記不住名稱的那個;投出去以後,指導教授告訴我機會不大,我也不以為意。沒想到幾天以後竟然就收到了文章接受的信。第一天開幕時,主席宣佈現場論文是在兩百多篇投稿中選出來的,才開始讓我對這個研討會認真起來。

會議的流程很緊湊,包括兩個早上滿滿的學者演講,以及第一個下午滿滿的論文發表。每天都八點就上工,晚宴又長,再加上長途飛行的真空,整個就是靠肝跟意志力在跟它拼哪!不過說來慚愧,我一直到會議的最後一個節目才赫然發現,原來,這是一場「語言學」的研討會。認認真真地又把會議名稱重看了幾遍,這才開始理解這個會議被生出來的因由。

以前在課堂裡聽著教授們講授學門學派時,總是似懂非懂。一來總認為自己沒門沒派,二來就算花時間了解了,很快又會出現我從來沒聽過的新學說。對一個綠金人(色彩課心得商周的大腦測驗)來說,這種在歸類以後才出現的就算是插件,也因此特別讓我覺得麻煩。所以,當我從發言者們的語言聽出一個大脈絡之後,突然就很想巴當時做選擇那個人的頭(當然是我)。

2015 IFOLICE-1 @ Davis
總之,這場研討會算是我參加過學派最純的一個,也是這陣子以來最增廣見聞的一個。除了感知學派間的消長、矛盾與合作,由於身處其中,我彷彿也好像「見」到了語言學的樣子。這讓我對語言學的感覺不再只有避之唯恐不及;而且這場研討會差不多把我知道名字卻沒見過真人的大咖們全給湊齊了,就算把機酒加進來,我也得說它的C/P值整個就是爆高的啊!
而說到住宿,這次找的民宿也很有意思。跟左右鄰居比起來,Davis不那麼大,景點不那麼多,加上人口結構簡單,可以選擇的旅館自然就少。確認了大會提供的旅館價格貴桑桑之後,決定來試試Airbnb。Davis市區裡符合我條件的民宿不多,預算與交通兩相權衡之下,最後決定了一家比較便宜,但距離校區大概半小時路程的民宿。當時想著,反正自己愛走路,三十分鐘不算什麼;沒想到會場離校區還有二十分鐘腳程,這這這,等於是在每天的會議行程之外又給自己安排了兩小時的健走路程哪~

確認訂房之後,我和民宿主人通過信件詢問了一些交通問題,感覺到這對老夫婦對民宿一事相當熟練,雖然不算熱情,但回答專業也不失有禮。後來聊天時才發現,原來他們長期都有東方客人,早期還做過幾年的學生宿舍房東,也難怪他們對我的菜英文如此淡定了。而且從第二個晚上開始,房東的家貓就黏上我了。先是在我腳邊蹭啊蹭,然後跟著我進房間大剌剌地就佔據了我花錢租來的床。如果我把門關上,還會在門外邊抓門邊喵喵叫我幫牠開門!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獲得了喵星人的認可,我跟房東也變得很好聊,話題從台灣展開到美中問題,再聊到自己以前的拉美年華。離開那天,房東還特地來敲我房門,擔心我睡過頭,最後還專程送我去搭火車。這也讓我想到第一晚到Davis時,因為向一對夫妻問路,結果得到他們熱心的載我一程。幾天下來,Davis的廣闊風景和不時遇到的好事都讓我對這個地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還有會議第一晚的晚宴也讓我見識了大咖老師們放鬆的另一面,現在想起來,都還閃閃的呢!
Scenes@Davis, 2015

出發之前,我其實默默地準備把這場會議當成最後一場學術研討會。對於一個看到論文就頭痛的不及格碩生來說,每次寫論文都非常非常非常地讓我困擾。不是我寫不出論述式的文字,但多數時候我看論文,都只是想知道為什麼,而不是看他們怎麼寫。這種想知道為什麼的單純的好奇心,不一定能轉化成寫得出為什麼,最好又要寫得好的能力。


所以,本來我打算報告完自己的論文,就算是結束了我和學術這幾年的牽扯。沒想到,因為小組報告排得太滿,最後一個上台的我只剩下,三.分.鐘。連五分鐘都不到,這是要怎麼講完啦!晚上帶著這種不甘願的情緒跟指導教授回報,結果是又種下下一段孽緣……這樣下去,到底是要糾纏到什麼時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