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6日 星期四

代課與被代課的心情

為了看極光請了不太短的假期,一回來就急著上工,以免朋友代課太久以後不敢再幫忙。沒想到才進辦公室,馬上就被找去代其他老師的課。一邊忙著找回上課的手感,一邊準備著幾天後要代課的內容;結果就是臉上長了顆明顯的膿包,搞得我走到哪裡都被問候。

不過短短一週裡同時體驗到代課與被代課的感受,其實也算難得。在兩個位置的轉換之間,我更能切身體會到自己是如何看待教學,以及其中涉及的每個環節。我想,這也可以算是極光送給我的禮物之一吧!

學生們的熱烈歡迎,則是另外一個禮物。還在國外的時候,通訊軟體裡的訊息就一直咚咚咚個不停;一進教室見到他們喜出望外的表情,更讓人忘記前夜才到的睡眠不足與時差。原本上課前還在擔心的手感問題,也被久違的熱切寒喧給消融在空氣裡;原來不知不覺間,學生已經成為我人際圈中那麼自然相處的一部分了。

能夠這麼迅速地接回課感,我想大概要先歸功給前期的課室經營。儘管與學生們的互動空白了幾週,心裡對於他們在這段時間裡學沒學了什麼掌握得不那麼踏實,但情感上的連繫補足了距離的遙遠。再加上找到值得信賴的代課老師,也事先給足了她教學材料、學生背景與這個班的運課模式;回來以後,只消提早一點時間到校整理,就能直接進教室上課。

不過,代課就沒那麼輕鬆了。雖然找我幫忙的老師也貼心做好了投影片和學習單,但短短幾天課上下來,我不只感覺綁手綁腳,甚至還出現幾乎要爆喉一般的虛脫感。這個生理反應讓我大為驚嚇;明明只是每天兩小時的課,怎麼會覺得漫長得像在走一條沒有終點的山路?

反覆看著原班老師給的教學材料,我想起課前準備時心裡不斷響起的聲音:我們的教學風格,很不一樣。然而儘管課前已經意識到這事,我卻還是決定維持原班老師的方法上課。沒想到結果,竟然是連身體都受不了地抗議起來。

最後,在與原班老師取得共識後,我才把後續的課改成自己的。僅剩的幾個小時裡,我按照對學生的觀察與學習內容的理解,盡可能地讓他們記得這課的大堆頭生詞與內容。看著他們從獨立的一個人到合作的三四個人、從有序的拘謹到亂序的回應,最後再從端坐著到站著或斜倚著;學生們的肢體動作,總算讓我心裡的大石稍微放了一點下來。

Motto from COLORS

特別記下這些事並不是想比較什麼;這次的經驗讓我感受到,無論是代課或被代課的角色,其實心裡都存在著忐忑。只不過,被代課像是情侶久違重逢時的緊張;而代課,則更像是媳婦見婆婆那樣的惶恐。被代課的人要面對後果,代課的人則要承受當下的僵硬。

這其中,各人呈現的教學風格成為關鍵。同樣一本教材,每位老師的教法、切入角度都不同,就連教學內容也可能大相逕庭。而學生就像海洋裡隨波移動的多元物種;究竟是會適逢某種浪潮而迅猛吸收,還是被抑制生長在洋流擾動之下,至今我仍無從判讀。

我只知道,在個性與共性之間取得平衡是件困難的事。而在當下的環境裡,要怎麼做到無私分享與協力成長,彷彿也是另一個難題。如我一般的個人能夠有把握做到的,似乎也只有顧好眼前的這些學生、上好此刻的每一堂課,把每個教學段落都塑造成最適合學生學習的環境而已。

每次在工作坊裡,我都鼓勵大家有教學機會就要主動爭取;就算沒有足夠的信心,先拿下來再開始擔心。但其實,每一堂課都是重要的累積。而一旦站到台前,你就是學生學習成效的最大影響因素之一。因此不管是代課還是正課,都應該準備周全;把自己裝備到最完整,才是對這份工作負責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