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

平衡的人生,是因為你做了取捨

二月初的天氣陰雨綿綿,出門那天冷風狂吹;走在行人本來就少的平面快速道路旁,更顯得當天的淒清寒冷。不過一走近活動現場,馬上就感覺人車絡繹。進到會場,上百人的熱度加上鬧哄哄的人聲,我一邊找位子一邊打招呼一邊卸下大衣圍巾...坐定以後,已經全身暖和心情沸騰。

從來沒追過星,也沒參加過什麼名人活動。不過根據兩年前聽過憲哥演講的經驗,光是到現場參與,就是值回票價的事。而我本以為,新書發表會就是把書裡的重點再講一遍;沒想到除了書裡的故事主角們現身,還聽到了憲哥人生取捨的精華分享。

憲哥將兩個多小時的演講分成七個主題。主題之間各自分明卻又互相關聯,而且每個都能回扣到自己過去或當下的經歷,讓人聽了深有同感。我想把其中幾個比較深刻的記錄下來,也算是給自己的一個提醒。

簽書合照

你是來看戲還是來比賽的?

首先,演講裡讓我最有感的場景就是遊樂園和賭場。小時候的我自以為賢慧有耐心,每次和朋友出去玩,都會盡責又主動地幫朋友拿包包顧東西。一群人裡面,我就是負責點頭微笑揮手的那個。

後來出國工作,時不時就有朋友約去賭場小玩一下。為了殺時間和免費的酒水點心,幾乎每次邀約我都會去。然而,真正下場試手氣的次數,卻是連一隻手也數不滿。

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喜歡讓自己處在這種場邊的角色。比起成為人群的焦點,我更習慣成為人群裡的一點。甚至我曾想過,就這麼一直站在場邊,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不過時間一久,我慢慢發現只能看不能做的位子有一點無聊。進場比賽雖然有輸有贏、會激動會失控,會讓人生看起來很不平靜;但親身參與才更能感受當下、更能深切感受自己的起伏與成長。

關於角色-
人生的取捨就是角色的取捨。你要當場子裡比賽的那個,還是當場子外看戲的那個。不同的位子,獲得的自然不同。


這是你想要的,還是你需要的?

剛踏進社會時,我對工作沒有什麼太大的想像。公司付我錢,我就努力完成交辦的任務;要是出現解決不了的障礙,換一份繼續就好。不過,在我打算離開第一份工作時,有個同事對我說的話讓我一直記在心裡。

當時我手上有一套頗受市場歡迎的系列教材,正好做到中段。合作的同事很希望我留下來,她說,難道妳不想把這套教材做完嗎?她眼裡散發出來的熱忱,讓我覺得自己是個半途落跑的士兵。

最後,我還是離開了。我去了很多地方,做了很多嘗試。在每一次的轉換裡,我都認真地想著同事那句話裡的意涵,想著自己是否真的如她所說的不夠堅持。

直到我走進完全沒想過的領域,然後在這裡找到自己的堅持。我可以為了解說一個小環節,找書問人試講試教;也常為了改一份簡報的細節,幾個晚上不睡覺。在別人聽來只是幾秒鐘的事,我可以甘之如飴地一改再改。

這種講了也很難被理解的行為,大概就是當時同事眼裡的那道光吧!

關於堅持-
人生的取捨在於認識自己。不夠讓我堅持的,就是我不夠喜歡的。天賦或許會影響喜好,但刻意練習才能改變命運。


優雅轉身的勇氣

這是我覺得取捨裡最困難的一關。當一件事情愈做愈順手、好像沒有什麼難得倒你的時候,要下決心放棄既有的一切,真的很難。

就像我對博物館的感覺一樣。那裡的工作讓我學會快速抓住重點、生動簡潔地表達、自然親切地跟陌生人說話;再加上環境舒適、排班自由,讓我真的很捨不得離開。

但就像養在花盆裡的花長大了,必須移植一樣。如果不在這時候採取行動,不是花盆被撐破,就是花被困死。花本來就不屬於花盆,花盆裡也不一定只有一株花。

而說到底,除了家人這個角色,人生好像沒有什麼是非你不可的。公司永遠找得到下一個人才,空出來的座位也總是有人在等著遞補。既然如此,何不感謝這段時間的滋養與成長,並試圖做出一點貢獻。

關於放手
取捨的最高境界,是再捨不得也要笑著說再見。在人生的路途裡相遇是這麼不簡單的事,就讓我們把美麗的回憶留下來,祝福彼此走向更好的未來。


謝謝年前來上課的老師們

片尾加映,參加這場演講的我也做了取捨。演講日期公布後,我發現時間和自己的工作坊撞期。幾經掙扎和討論,還是冒險改到了年前的最後一個週末。

本來以為這種時間大概沒有人想來上課,真的開不成就當做學個經驗。沒想到不但來了十幾位老師,還有不少是犠牲了回國假期而來的。真心感謝這些情義相挺的老師們,讓我的取捨更多了一點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