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7日 星期日

2015,冬

這幾天明顯冷了,加上這個月必須早起幹活,總算讓人有了點冬天的感覺。縮在被窩裡邊備課才邊想起,好像還欠了幾篇文沒寫完。很久以前的一個朋友說過我,只在遠離的時候才寫得出動人的文字。現在,我哪兒也沒去,寫下來的,大概也只是流水帳一般的日子了。

剛結束的這一年,很忙。除了變成三餐不定時的老外、張著眼的大部分時間看到老外,甚至連說話或思考都越來越向老外靠攏。只是我沒有想過,原本以為這種有case就吃飯,沒case就喝風的工作型態,默默地倒也持續了這麼幾年。而儘管心裡仍然時不時感覺應該要讓自己回歸常態,但年初橫空冒出的試探最終卻也沒把我拉出這個圈子。

我想,要不是我對常態的看法已經變態了,就是這圈子裡的某些什麼,真的讓我不那麼捨得離開。

Faces, 2015

至於忙,好像只在前陣子發現自己竟然超過一百天沒停工的時候稍稍崩潰過以外,其他在工作裡的時候好像倒也沒有太大的感覺。不管是在三鐵加捷運裡的頻繁奔波,還是在同一天的不同時段裡瘋狂切換角色對象與說話內容;對我來說,都是為了把事情做好而必須展現的專業樣貌。

回想這正式脫離學生身分的一年多以來所做的事,最大的亮點應該是工作內容的豐富性提高了。一直以來,我就不是個會乖乖做一件事的人。即便這種一心多用有時候反而糗到自己,但本性難移,所以也沒怎麼想過要改。

而所幸,這段時間接觸到的工作多半都來自不同面向。從最初對文字的喜好擴展成對編輯排版的好奇、一邊讀了比醫學系還久又一邊觀察各式領導者更久的管理、誤打誤撞進入的場域如今卻成為情感調節的導覽,以及熬了這幾年研所才磨淬而來的教學;這些起始於不同時點的興趣,集結到今天成為我不可或缺的日常,也成為我之所以成為看起來的工作狂的主因。

Scenes, 2015


















我不喜歡工作,但我對這些興趣,愛不釋手。

儘管很多工作事實上做得不如自己原先的預期,幾個任務的成果也是七拼八湊地勉強走到終點,但能夠在這一年遇見這麼些機緣,仍然要感謝東西南北各路神明(?)的加持與鼓勵。沒有你們的青睞與信任,就沒有這一年的成長。沒有所有人的包容與支援,也不會有現在的這一點點感想與很多很多點的感激。

Friends, 2015

我不是什麼觀點的論者,也不喜歡什麼門派體系。有朋友同道前行當然最好,不過就算現在一個人走得辛苦,至少也是真心誠意。接下來,在變化趕上來以前,我大概也會這麼地,繼續變態地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