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初級班】Lucky 7 就快出頭天

這期的初級班難得沒有滿班,只有七位學生,被我暱稱為Lucky 7。L7班雖然劃在初級,不過成員的組成很奇妙;包括三位中初、一位初高、一位初中,和兩位不明。不明的原因是兩位都只會說,讀寫全零。

剛開始,真的很痛苦。雖然不明的兩位都拍胸脯保證他們絕對鐵定百分之百會自己練習,好跟上其他同學們的進度。然而前一級累積的上千個字都還認不出來,再加上這一級開始出現比較抽象詞義的生詞,上課時明顯可以感覺到兩位不明們真的跟得很吃力。

其他五位雖然貌似落在程度裡或程度上,不過隨著課程往下走,各自的問題就慢慢冒出來了。像是一個中初怎麼都不習慣用中文說話、一個初高偶爾一下子跳得太高結果摔到出界;就連程度最合的初中,都因為沒上過教材前半部而時不時卡住。

為了抓出L7的學習流,前幾週我都掙扎在給他們的材料中。比如生詞呈現,只給文字對中初們太容易,只給圖片初中又抓不到重點;圖文全給以後,竟然只回給我不斷地點頭和微笑!後來我索性撤掉所有多餘的材料,只專心在課本上。沒想到L7們反而開始說話,畫風也開始走向我想塑造的那種學習氣氛裡。

除此之外,我也發現學生們互相幫助的意願也提高了。就拿不明們來說,儘管他們認讀比其他同學弱,儘管得在他們身上花更多時間,但該他們做的還是沒得商量。所以每次輪到他們認讀時,班上就會出現很多嗡嗡嗡的小蜜蜂,飛來飛去的傳遞蜜蜂語,幫助不明們完成任務。

再比如時不時卡住的初中,因為天性害羞內向的關係,剛開始都不敢告訴我她其實聽不懂我說的話。好在中初裡有一位同國籍的同學,她一邊認真地幫忙翻譯,我一邊不斷地刺激她問問題。終於到了上週,她才好不容易地勇敢開口叫我說慢一點。

Lucky 7 解謎中,2016 Fall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很機車的老師。明明可以用溫柔一點的方法好聲對待,但遇到一些學生,特別是能夠前進的學生時,還是忍不住地刁起來。而帶狀課的問題是很難停下來好好思考;在時間壓力下,我也只能照著自己對學生們學習情況的當下判斷,給予自己能做到的最多。

這種隨時調整教學的後果,就是給自己開啟了可怕的課前焦慮課後萎靡之無限輪迴。除了上課前想著還要改哪個段落、下課後想著今天哪個步驟可以改得更好,就連移動中睡覺前備別的課的時候,都還掛著半顆心想L7。

然而在今天樸素的三小時裡,L7竟然捧場地在每個段落都認真地說話,甚至還研究起要怎麼讓我繼續跟他們一起上下一期。不管他們是不是吃了什麼藥,也不管他們到底是真心還是奉承,看到他們用力地打破規則說話問問題,心裡的無限輪迴突然就像被解了穴,不再無因無由地瘋狂轉動了。

想起剛開始我的手忙腳亂,想起這幾週他們的轉變,越想就越覺得L7們似乎是來教給我一些什麼的。面對不拿手的項目,面對沒有經驗值可以參考的未來,只要堅持往前,總有看見終點,或中點的一天。如果現在放棄,比賽就結束了;所以就算輸,也要打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