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旅】天使的咖啡

前兩天參加MJ老師的讀書會,見到了傳說中的修修。後來聽到他正在進行的旅文收集計劃,過去累積的畫面又不小心被觸動起來。當下心裡想起好幾個面孔,但回家以後怎麼翻就是找不到更好的照片;這才發現,原來自己不喜歡被拍也不敢隨便拍人的習慣是怎麼來的。

最後總算找到一張事證,其實也是搭配當年文章的同一張照片,只能勉強大家想像一下了。

愛心咖啡@SDQ

剛到多明尼加時,我和同事為了住宿在市區裡各自拖著兩大卡行李箱來來回回地奔波了半天。從沒門沒電的學生宿舍,到短暫寄居駐外人員的面海公寓,最後落腳在學校附近的短租公寓裡。能夠找到離學校近、有公用廚房私人浴室的個人房,心裡真的是超感激。

作為整棟公寓裡唯二的亞洲人,每次出入總會有人特別來認識我們。其中有一位義大利老爺爺,每次見到我們就要抓著我們大講義大利文。雖說西文跟義大利文有點像,但我這種只達生存技能的西文,真的很難長時間專注地聽他講。

另外,公寓的管理人一開始也讓我很畏懼。第一次跟她見面時,她中氣十足但語速飛快的哇啦哇啦講了一大串的西文,當場就把我嚇傻。還好當天有朋友隨行幫忙溝通,一些住房規定什麼的才沒有漏勾。但後來她見到我們,仍然以同樣的語速對著我們哇啦哇啦,也不管我們有沒有聽懂。

不過拜她之賜,我猜西文的能力倒是提高了不少。而且,她其實會耐心地為了我們把話再好好地講個幾遍。只是不管講多少次,她的語速都只有快速跟很快速兩種。偶而遇到自己腦袋進水的時候,真的很想把她關靜音。

但是說巧不巧,往往在交流卡關的時候,公寓裡的警衛就會默默出現。高高瘦瘦的他不是拿著問題要管理人處理,就是和其他房客一起出現救援,讓我可以順理成章地溜掉。這個從海地過來,太高又過瘦的年輕警衛,成為除了學生以外,如今我還記得起來的幾張臉孔之一。

不知道為什麼,年輕警衛每天總是穿著一件白色T恤、戴著頂白色帽子,即便在公寓裡也沒見他脫下來過。而原本就黑金黑金的膚色在全身白的襯托之下,似乎就顯得更黑金了一些。雖然他主要的工作是守門巡視,但就住在一樓的黑金警衛其實更像是地下管理人與打雜長工的綜合體。

每兩天,黑金警衛就得清掃整棟樓的公用空間,包含交誼廳、各樓層走道、公用浴室等。公共廚房的垃圾滿了要拿去丟、被不知名房客遺下的髒碗盤要洗、遭到無良使用者轟炸過的流理台要清。房客搬離時得先幫忙提上提下,回頭迅速整理好房間,以便下一位房客隨時入住。遇到房客飲用水沒了要幫忙打電話叫水;還有,每天早上替哇啦哇啦的管理人煮一壺熱咖啡。

住進來以後,黑金警衛很快就發現我這咖啡蟲睜眼就得來一杯的習慣。所以三不五時的,就會聽到他來敲門送咖啡。有時是一早就來,有時是一回公寓便急匆匆地遞上前;要是我回來太晚而咖啡冷了,他還會特地加熱以後再拿過來。

他都說,這是幫管理人煮咖啡的時候順便煮給我的。只不過我知道,公寓管理人喝的是當地口味的重糖咖啡;而我喝的,是當地人不愛的無糖加奶咖啡。

這個從海地過來,太高又過瘦的年輕警衛,就像許多我在旅程裡遇見的天使一樣不求回報地對我好。不管是街頭上大方請我試吃的中年小販、網咖店裡為我從倉庫堆中撈出網路線的年輕店員,和夜課結束後堅持開三分鐘車程護送我回去的學生們。

這些翩翩而來,只為圓滿我們短暫交會的天使們,讓我相信世界上還有許多良善。或許他們和我的存在微不足道,但他們印證了這世界不是只有逐利圖名、追求上位的人;就算主流價值觀日趨一致,但仍然有很多願意付出、願意相信、願意不一樣的人們在努力著。

努力著,為自己和別人的生活開出一朵花。

當年驚人的行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