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

【教+導】日星鑄字行-外國人也有感的文化

上星期完成了一直以來想做的事--帶學生認識日星鑄字行。鑄字行,這個曾經遍地都是,如今卻所剩無幾的傳統行業。

日星鑄字行
第一次進到日星,是兩年前參加了街頭字型散步的導覽。那時候跟著字型達人邊走路邊觀察招牌,最後竟莫名走進一家貌似工廠的老舊建築。想起當時先是惴惴不安之後驚為天人的心情,真的很有意思。

後來加入街頭導覽,又有了幾次帶團參觀的機會。再加上自己也開始嘗試結合教學與導覽的能力;使用學生聽得懂的中文,帶著他們在街頭巷尾認識這座城市與文化。幾次下來,我發現效果很好。

一方面是因為學生只要離開教室,就像被放出籠的小鳥開心得不得了;心情好,自然做什麼都好。所以就算老師不小心講出難了一點的中文,學生們也不會太計較,而且還會認真搜尋環境資源,想辦法讓自己明白。再一方面,就是增加學生的成就感。

雖然很多學生來台灣後都能夠很快找到樂子,但其實,還有許多人是過著只有學校和住處的生活的。這些人當中,有部分想省錢、有部分找不到處得來又同語言的朋友;還有不少的一部分,是因為害怕跟當地人說中文,而不敢出門的。對這些連當地朋友都沒有的學生來說,老師自然而然地成為他她僅有的,最熟悉又最和善的當地朋友。

跟著這個最熟悉的當地朋友去認識當地環境,搞不好能夠認識一些有趣的人事物。而要是能夠跟陌生的當地人簡短打上招呼或聊個幾句,這不就是一種成就感爆棚的事嗎?

準備聽覽導,2017
為了促成這次的導覽,我邀請了兩位老師帶著她們的學生一起參加。幾個班雖然有程度落差,但我們行前要來了導覽資料,讓各師分別依學生程度做行前引導。當天我們也和學生們說好,由級數高的幫助級數低的,盡可能去理解導覽員介紹的內容。最後加上我們不時的中翻中,縮短導覽員與學生程度的語言落差,讓多半的學生都能掌握導覽員說明的大意。

全中文導覽ING

聽完導覽後,學生們接著分組進行活動;一組看鑄字過程、一組負責撿字、一組放風拍照參觀。鑄字過程由老闆親自上陣操作機器並說明鑄字的大小事,撿字則由導覽員協助把等會要印刷的鉛字從字海裡找出來。等到字都撿齊以後,再交由導覽員排版上油墨,最後讓學生親手把油墨印上書籤。

鑄字機解說中

活動當天,不只學生很給面子的一個都沒跑,天公伯也很講義氣地撐到結束了才下雨。雖然這次的校外教學有不少要克服的部分,但我覺得不管從哪個角度看,日星都是非常值得我們帶學生去參訪的地點之一。

大多數學中文的學生幾乎都抱怨過中文字有多難寫、部件組成有多沒邏輯。這些怨言對我們這種從小寫到大的母語者來說根本早就習以為常。但學生們不像我們能花這麼多的時間從頭學起,自然也無法感受到文字背後更深層的文化與社會意義。

此外,對我們這年代的人來說,生活中最能夠連結到活版印刷的事大概只剩下銀行存簿上的印章。而被科技大肆取代到存在感一如歷史人物般稀薄的活版印刷業,誰能想到在幾十年以前,它還曾經是最重要的知識輸出鏈之一;而如今,又儼然成為亟需被保存的傳統文化之一。

要消弭學習者的抱怨,要強化現代人的感知,實際參與體驗大概是最好的辦法了。透過實地造訪,親眼看到成千上萬顆堆疊在櫃子上的鉛字、親身感受躋身在文字與部首間的狹長氛圍、親手觸摸計算精準排列緻密的鉛字版,然後用盡半身氣力地使勁一壓,完成一張屬於自己的創作。

客製化書籤
這種與文化、與在地的經驗連結,不是老師一個人可以傳達,也不是只有上課念書就可以學到的。學生遠道而來,我們在這個文化俯拾即是的目標語環境裡,能做的真的不只是在教室裡教中文而已。


給華師的建議
1. 日星有最低人數與費用限制,建議有興趣的老師組團參加。
2. 組團的時候最好找程度相近的,避免聽不懂導覽內容而失去意義。
3. 導覽員以中文解說,內容以當地母語者為主要對象;除非學生程度近似母語者,不然老師都要中翻中。
4. 可事先詢問能否取得大致的解說內容,方便做行前解說或學習單。
5. 全程約兩小時,包含簡報、鑄字介紹、撿字印刷,還贈送鉛字喔!
6. 不建議純參觀;沒有導覽的日星對外籍人士就跟一般工廠差不多,慢慢逛大概半小時也就打死了。
7. 更多日星的資訊,請點這裡